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X点生活 >当五月天的《倔强》登上世足决赛,背后「发功」的是中国? >
当五月天的《倔强》登上世足决赛,背后「发功」的是中国?
X点生活

当五月天的《倔强》登上世足决赛,背后「发功」的是中国?

粉丝数:717+
浏览量:1842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
时间:2020-07-08 23:15:59

2018的世足决赛将在今(15)日晚上11点开踢,FIFA官方社群网站也宣布将在比赛现场播放「台湾天团」五月天的《倔强》,四年前(2014)的世足赛,五月天也曾受邀唱了世足中文版主题曲《让我们主宰》。为何中国和台湾都没机会进32强世足,FIFA却还要放华语歌?

国际足总(FIFA)6日宣布,有4首华语歌曲有望进入「世界盃赛场歌单」之中,包括了五月天演唱的《倔强》,由SHE所演唱的《Super Star》、王力宏演唱的《龙的传人》,以及中国歌手朴树演唱的《平凡之路》。

最终结果出炉,在为期一週的时间内,吸引了106万人参与票选,最后《倔强》以53.2万票险胜《Superstar》的51.4万票,五月天的《倔强》以50.1%的得票率击败了其他候选歌曲,成为在法国、克罗埃西亚争冠赛放送的歌曲。据了解,最终《倔强》能够击败其他歌曲的原因,是在于歌词中充满了在逆境下的不屈不挠,激励人心。

而这首《倔强》,是五月天在2005年的代表作品,由主唱阿信作词、作曲。会写下这首歌,主要是因为阿信在参加祖母告别式时,遭爆出家里的黑道背景,透过创作这首歌曲,阿信希望勉励大家,无论是什幺家庭背景出身的人,只要能够坚持自己的梦想,终究能迎向成功。

五月天所属的相信音乐也回应,「很荣幸《倔强》这首歌能带给大家力量,在五月天这次巡演即将突破百场之际,也给了五月天更大的力量,譲全世界听见五月天。」谢谢所有投票的大家,希望所有爱运动的孩子,都能得到更多的支持与鼓励。

世足赛放「华语歌」的背后,是中国在「发功」吗?

本届在俄罗斯举办的世足赛估计有8万名中国足球迷造访,这些球迷许多人都挥舞着国旗和哼唱爱国歌曲。

而FIFA官方微博在7日公布的资讯,在世界盃1/8决赛期间,中国民众收看央视体育转播的3场赛事,每场观看人数都超过5000万人次。让国际足总忍不住称讚道「你们是我见过最棒的一届!」

当时仅仅是1/8决赛,也就是淘汰赛刚刚开始。如果中国足球队有一天能踢进世界盃,甚至能举办一届世界盃,世界盃的收视率将会非常「可观」。

虽然中国的足球国家队未能踢进本届在俄罗斯举办的世足赛,但中国的广告商却做到了。今年世界盃足球赛的12家官方赞助商,有4家是中国企业,中国在这次世足赛的最高等级赞助商中,就占了1/3席次。

有在看世足赛的球迷很难没看到场边特别醒目、用中文字写的「万达」和「蒙牛」两家中国公司的广告看板。蒙牛是中国的一家乳製品公司,该公司也将其产品名称用中文字写在广告上。万达则是唯一一家被归类为国际足总(FIFA)合作伙伴的中国赞助商,这也让万达能够参与FIFA举办的各种活动。

当五月天的《倔强》登上世足决赛,背后「发功」的是中国?

虽然全球大多数观众可能看不懂万达和蒙牛用中文字写的广告,但一定能看得懂家电厂商海信集团和智慧手机厂商Vivo用罗马拼音写的广告。去年买下东芝电视製造部门的海信,非常积极想要提升其海外品牌力,该公司4月时一口气发表了7款新电视,包括一款世界盃特别款。

这次世足赛FIFA共获益5,400亿新台币,其中3成是赞助商金额,比起过去,中国企业是所有19家赞助商中的7家,总广告费也花了超过300亿新台币。

世足赛的赞助商合约分为三种,最高等级的「FIFA伙伴」由可口可乐等国际企业赞助,中国不动产大企业「大连万达集团」,一年砸了约54亿新台币。此外,「海信集团」、「蒙牛」、「Vivo移动通信」,约花了27亿新台币左右赞助。

日盛中国丰收平衡基金经理人黄昱仁表示,本次中国赞助商广告费用之高,创下中国企业赞助世界盃的新纪录,突显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经营的实力。

黄昱仁还指出,从FIFA工作人员配发的智慧型手机、智能环保空调,到LED大萤幕与场边广告看板等,本届世界盃随处可见「Made in China」的身影。吉祥物Zabivaka更为世界盃「中国智造」的创举,厂商透过阿里巴巴B2B电商採购平台即时备料、生产、交货,成品经由天猫、淘宝等国内电商平台贩售,从品牌设计、生产到销售,线上平台串联了所有的产业线,形成一个遍布中国各地的虚拟工厂与商店。

中国真的有机会主办世足赛吗?

2014年的巴西世足赛,约1/5中国民众透过电视观赏世界盃,但那次世界盃只有一个中国赞助商。

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个足球迷,他去年就曾告诉FIFA主席Gianni Infantino,希望中国有一天也能主办世足赛。FIFA在上月选出由美国、加拿大及墨西哥三国联合举办2026年世界盃后,而中国如今被视为2030年或2034年最有潜力的主办国。

四年前的巴西世界盃为FIFA贡献的营收高达新台币1637亿,约480亿新台币的赞助费就占了FIFA总收入的1/3,仅次于转播费(720亿新台币)收入,而举办赛事需要600亿新台币的成本。

世界盃是全球电视观赏人数最多的活动之一,在过去,全世界的大企业都会积极争抢有限的赞助商名额。但是2015年,美国检方起诉了与FIFA有关联的40个个人和实体,罪名包括敲诈、电信诈欺、洗钱等。德国马牌集团、Sony、阿联酋航空、嘉实多机油、娇生集团等企业,都在赞助合约到期之后拒绝展延。想取代它们的企业并不多,俄罗斯世界盃总计有34个赞助商名额,但只获得19个赞助商,与巴西世界盃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。

而FIFA在丑闻爆发后谈成的新合约,对象全都是来自俄罗斯、卡达(2022年世界盃主办国)和中国的企业;这些地方的企业似乎比较不担心与FIFA扯上关係。

相关推荐